无忧论文网
当前位置: 无忧论文网 > 管理科学论文 > 行政政治论文 > 文书论文 > 新蔡简所记卜龟考
点击提交论文指导需求
高薪诚聘老师
新蔡简所记卜龟考
时间:2012-12-27 浏览次数:1309次 无忧论文网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新蔡简中记录了很多卜筮工具,有些见于其它地方出土的卜筮简,有些则是新出现的。学者对其中涉及到的问题已经做过一些深入探讨,读后获益良多。本文在前贤所论基础上掇拾剩义,对新蔡简所记卜龟五种提出一些不成熟的看法,敬希方家教正。
(一) 页之
卜龟有“ 页之 ”:
(1) (八月),乙卯 (之日),郑卜子 以 页之 为君三 (岁)贞。占之: 亡(无)咎,又(有) (乙四:98+零:100)
何琳仪先生云:
    △(引者按:即“ ”),原篆上从三“黾”,下从“弁”声。疑读“鼍”。“弁”、“鼍”均属元部,或可通假。《汉书·严延年传》“吏皆股弁。”朱珔曰“言其悚惧也。弁当为战之假借。”[1]《说文》“鼍,水虫。似蜥易,长丈所,皮可为鼓。从黾,单声。”
▽(引者按:即“ ”),原篆下从“黾”,左中从“皿(疑“黾”之叠加音苻),上从“璀”声。疑读“◇”。(下从“龟”,上从“崔”。)《字汇》“◇”,大龟,形如山。”
简文“△首之▽”,应指头部如鼍形,背部如山形的大龟。[2]
徐在国先生云:
    △(引者按:即“ ”)作者仅作硬性隶定。此字应分析为从“黾”、从“田”、从“雟”。在释读这个字之前,我们先看一下九店楚简、包山楚简中一个从“田”从“崔”的字。此字李家浩先生考释如下:
此字从“田”从“崔”。“崔”是“雟”字所从的偏旁,与“崔嵬”之“崔”非一字。……简文“崔(下从田)”有可能是“雟(左从田)”字的异体。“雟(左从田)”见于《集韵》卷二齐韵,即“畦”字的重文。《楚辞·离骚》“畦留夷与揭车兮”,王逸注:“畦,共呼种之名。……五十亩为畦也。” ……[3]
根据李先生的考释,“雟(左从田)”字的重文是“畦”。△从“黾”“雟(左从田)”声,应当释为“蛙”(与从“黾”、“圭”声之字为异体)。“蛙”在简文中能否读为“卦”,待考。[4]
先看“ ”字。何、徐二先生分析字形有误,所释皆不可信。“ ”明明是卜龟名,释读为“卦”更是没有道理。此字原形作 ,显然是从“玉”,从“巂”,从“黾”[5],只不过是把“巂”旁中的“冏”写在左边“玉”旁的下面而已。上博简《周易》17号简“乃从 之”[6],“ ”字原形作“ ”,所从“巂”旁也把“冏”写在左边,与“ ”字正同。按照汉字构形的一般规律,“ ”字应该分析为从“黾”,“瓗”声。“瓗”字见于《说文·玉部》,是“琼”的或体,从“玉”,“雟”声。“ ”应该就是“蠵”字的异体。《说文·虫部》:
蠵,大龟也,以胃鸣者。从虫,巂声。
《尔雅·释鱼》所记十龟“二曰灵龟”,郭璞注:
涪陵郡出大龟,甲可以卜,缘中文似蝳蝐,俗呼为灵龟,即今觜蠵龟。一名灵蠵,能鸣。
所云与简文“ ”字用法正合。“蠵”又见于《山海经·东山经》:
有水焉,广员四十里皆涌,其名曰深泽,其中多蠵龟。
郭璞注:
蠵,觜蠵,大龟也,甲有文采,似玳瑁而薄。
《篇海》有“ ”字,注云:“大龟,形如山。”这个字应该是“ ”或“蠵”的后出异体。
再说“ 页”。何先生指出“ ”字下面所从为“弁”是对的[7],但是读“ ”为“鼍”却不可信。“弁”、“鼍”声母相差太远,很难相通。“ ”从“弁”声,当读为“偏”。国家博物馆藏有齐国弁将军虎节[8],裘锡圭先生把铭文中的“弁将军”读为“偏将军”[9],可从。是“弁”可通“偏”之证。“页”与“首”古本一字,此处即用为“首”。“偏首”是修饰“蠵”的,用来说明蠵的品种。《尔雅·释鱼》云:
    龟俯者灵,仰者谢,前弇诸果,后弇诸猎,左倪不类,右倪不若。
郝懿行《尔雅义疏》云:
        “左倪”者,“西龟”也(引者按:指对应于《周礼·春官·龟人》所云“西龟”,下文“北龟”同)。“倪”与“睨”同,贾《疏》以为“头向左相睥睨”是也。……“右倪”者,“北龟”也。郑注:“西龟、北龟长左右,在阴,象纬也。”然则左右倪者,谓头偏向左右,故亦云“长”,非甲长也。
简文中“偏首之蠵”相当于《尔雅》所云左倪或右倪之龟,指出头时向左偏或向右偏的蠵龟。《周礼·春官》龟人所掌的“六龟”是专门用来占卜的,与新蔡简“偏首之蠵”用于占卜正合。
 
(二)
卜龟有“ ”:
(2) 童首以 为 (零:234)
“ ”上一字原释作“鹿”。按,新蔡简习见“ ”字,从“鹿”从“力”,祭牲名。其字形举例如下:
(甲一:15) (乙一:15)
(零:15) (零:351)
而我们所讨论的这个字的原形作:
与上揭诸“ ”字所从“鹿”旁截然不同,可见释“鹿”不可信。这个字实际是从“廌”头(新蔡简习见用为“荐”的“廌”字,不难比较),从“目”,从“彡”,可以严格立定为“ ”。楚简中另有一个从“ ”从“又”的“ ”字,见于仰天湖简、望山简、包山简、郭店简等[10]。举例如下:
(包山简190) (郭店简《语丛一》60)
(《语丛三》10) (《性自命出》20)
通过李天虹先生、李家浩先生和李学勤先生等学者的研究,可以肯定这个字应该读为“文”[11]。我们认为“ ”就是“ ”字的省体,在简文中也应该读为“文”。《尔雅·释鱼》所记十龟“五曰文龟”, 郭璞注:
甲有文采者。《河图》曰:“灵龟负书,丹甲青文。”
是龟有以“文”名者。所引《河图》称灵龟有文,与新蔡简“文 (灵)”之名正合。邢昺《疏》云:
        引此以证龟甲有文采也,其实《河图》说灵龟也,非此经之文龟,取其一边耳。
其实“灵”或“灵龟”既可以是某一种龟的专名,也可以是龟的通用美称,如同说“灵异的龟”。古书及楚简所记龟以“灵”名者有很多,未必都是同一品种。古人多以“蠵”注《尔雅》“灵龟”(参看郝懿行《尔雅义疏》),似乎“蠵”就是“灵龟”。但新蔡简既有各种各样的“灵”(字作“ ”、“ ”),又有“偏首之蠵”(见上文),似乎“蠵”又不是“灵”。我们以为凡此皆不必看得太死。甲有文采的龟并非只有一类,邢昺因为郭注所引《河图》有“灵龟”二字就认为原话不是指“文龟”,未免有些拘泥了。

(三)大央、小央

卜筮工具有“大央”,如:

3)王 (徙)于 (鄩)郢之 (岁), (八月),丁巳 (之日),雁怆以大央为坪 (甲一:3)

4) 寅习之以大央。占之:[吉], (速)又(有) (间),无祱(祟)。 (甲三:208)

5)王 (徙)于 (鄩)郢之 (岁), (八月),丁巳 (之日), 寅以大央 (甲三:258)

又有“小央”,如:

6)[徙]于 (鄩)郢之 (岁), (八月),丁巳 (之日),雁寅以少(小)央为 (甲二:22、23、24)

7) 以少(小)央 (零:376)

“大央”又见于天星观卜筮简(又作“大英”、“大 ”)[12],过去学者多以为是筮具[13]。但是从新蔡简来看,“央”有大有小,而且占辞中并不见卦画(当然,由于简的残断,我们只能看到一条“大央”的占辞),似乎是卜龟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何琳仪先生说:

        “央”,读“△”(上从“央”,下从“龟”)。《集韵》“,龟属。头喙似鸱。”“大央”,已见天星观简,或作“大英”,皆占卜所用大龟。旧以为蓍草,不确。[14]

先生读“央”为“ ”是很有道理的,这里稍作补充。“ ”字除了见于《集韵》外,还见于《玉篇·龟部》:

        ,临海水吐气,觜似鹅指爪。

《本草纲目·介部·鱼鳖类》水龟中的摄龟别名“鸯龟”。《集解》引陶弘景说:

        鸯,小龟也,处处有之。狭小而长尾。用卜吉凶,正与龟相反。

鸯龟就是 ,“摄龟”是《尔雅》十龟之三。鸯龟可用于占卜吉凶,与新蔡简“大央”、“小央”用于占卜相同,可见把“央”释为“ ”是有道理的。“鸯龟”的名称虽然只是记录在较晚的书中,但未必没有较古老的来源。

 

(四)大保

卜筮工具有“大保 ”,例如:

8) (之日), (许)定以陵尹怿之大保 (甲三:216)

9) 以陵尹怿之大保 为君贞: (背)膺疾,以 (胀)心 (闷)。台(以)为贞,而敚(说)亓(其)祱(祟),自 (夏) (甲三:219)

10) (之月),乙巳 (之日), (许)定以陵尹怿之大保 (乙二:25、零:205、乙三:48)

11) (之日), (许)定以陵尹怿之大保 为君贞 (乙二:27)

“保 ”又见于望山简、天星观简和包山简[15]朱德熙先生根据望山简“ ”又作“ ”,认为字形中的“豕”、“至”都是声符,把作为卜筮工具的“ ”和“ ”读为蓍草之“蓍”[16]李零先生把“保 ”释为“宝家”,认为是卜龟,他说:

        “宝家”,可能即古书所说的“宝龟”(《书·大诰》、《尔雅·释鱼》等)。望山简和天星观简“宝家”亦作“宝室”……“宝”,简文往往从宀从保,或写作“保”,似取谐音读为“保家”,是一种吉语。[17]

先生既读“保 ”为“宝家”,以为即古书中的“宝龟”,又疑“保 ”“似取谐音读为‘保家’,是一种吉语”,未免自相矛盾。我们认为就“ ”字的读音来说,朱德熙先生的意见是可取的;就“保 ”的性质来说,李零先生的前一个意见较有道理。作为卜筮工具的“ ”也许应该读为《尔雅》十龟之一的“筮龟”之“筮”。《尔雅·释鱼》:“六曰筮龟。”郭璞注云:

常在蓍丛下潜伏,见《龟策传》。

《龟策传》即《史记·龟策列传》,书中说:

        《传》曰:“下有伏灵,上有兔丝;上有捣蓍,下有神龟。”……闻蓍生满百径者,其下必有神龟守之,其上常有青云覆之。

这是说“筮龟”因常在蓍草下潜伏而得名,事涉幽隐,不知确否。但古有“筮龟”之名是肯定的。根据楚简所见龟名,“灵龟”可以单名为“灵”,“鸯龟”可以单名为“ ”(见上文),蠵龟可以单名为“蠵”(见上文),则“筮龟”应该也可以单名为“筮”。“筮”是禅母月部字,“豕”是书母歌部字[18],声母都是舌音章系,韵部是严格的阴入对转关系,音近可通。“ ”又作“ ”,“筮”声与“至”声有相通之例[19],这也可以证明“豕”声与“筮”声相通。所以“ ”读为“筮”从古音上说是没有问题的。又《尚书·大诰》云:“宁(文)王遗我大宝龟。”“大宝龟”与新蔡简“大保 ”词形完全相同,这也可见把后者读为“大宝筮”,“筮”解释为一种龟名,于词义上是很合适的。

 

(五)

卜龟有“ ”,例如:

12) (?)一巳。或以 求丌(其) (祟),又(有)祱(祟)于 ,北 (甲三:110)

13) (之月),己丑 (之日),公子命 (彭)定以少(小)尨 (甲三:133)

14) 为君贞:以亓(其) [20]伓(背)疾 (乙四:61)

15) 为君 (岁)贞,占之□ (乙四:130)

又有“ ”,例如:

16) 彭定[以]白 为坪[夜君贞] (甲三:168+乙三:20)

17)王 (徙)于 (鄩)郢之 (岁), (夏) (之月),乙卯 (之日),彭定以 甲三:183-2+甲三:159-3+零:108+甲三:157)

18) 癸丑 (之日),彭定以少(小) (尨) 甲三:172、乙三:19)

19)王 (徙)于 (鄩)郢之 (岁), (夏) (之月),癸 (亥) (之日),彭定以少(小)尨 为君贞:伓(背)膺疾,以 甲三:204+ 零:199)

20) (之日),彭定以少(小) (尨) (乙三:38)

21) 以少(小) (尨) 为君贞:伓(背)雁(膺)疾,以 (乙三:43+乙二:11)

又有“ ”,例如:

22) 公子虩命彭定以少(小) (尨) 为君贞:既 (背) (甲一:25)

23) (之日), 公子虩命彭定以少(小) (尨) 为君贞:既 (背) (甲二:5)

又有“ ”,例如:

24) (城) (岁), (夏) (之月),癸 (亥) (之日), (甲三:8、18)

25) [ ?] (之月),己亥 (之日), [以] 为君贞:才(在)郢,为三月,尚自宜训(顺)也。 占之:亡(无) 乙四:4+乙四:35)

于成龙先生认为“ ”就是“灵”,他说:

        ( )从黾林声。林与灵相通,因此 应是灵之异体。……“ ”是 之简体。[21]

上引于先生的话有些费解,“ ”字明明从“埜”不从“林”,怎么说是“从黾林声”声呢?大概于先生的意思是:“ ”从“黾”“林”声,“林”与“灵”相通,因此“ ”应是“灵”之异体;而“ ”是“ ”之繁体。但是这种看法是有问题的。首先,“林”是来母侵部字,“灵”是来母耕部字,虽然声母相同,可是韵部相差太远。说“林”与“灵”相通不但在古音上有障碍,在文献中也找不到这样的例证。再者,新蔡简中“灵”的修饰词种类很多,有“尨”(甲三:33,零:122,甲三:342-2,乙四:103)、“ ”(甲三:115,甲三:192、199-1)或“ ”(甲三:215+甲三:87)、“白”(甲三:233、190,零:244)、“ ”(零:257 +乙四:46)或“驳”(乙四:63、147)、“ (文)”(零:234)、“寘”(零:213、212)。可是“ ”和“ ”的修饰词加在一起也只有“ ”、“ ”、“白”、“尨”、“小尨”几种而已,比“灵”少得多。而且修饰“灵”的“ ”、“ ”、“ (文)”、“寘”从不用于“ ”和“ ”,而修饰后者的“ ”也从不用于“灵”。修饰词的差异也显示“灵”和“ ”、“ ”并非一回事。

先生说“ ”、“ ”与“灵”相通虽然是不可信的,但是他认为“ ”和“ ”是一字异体的意见却是可从的。金文中常见的“ ”字又写作“ [22],就是明证。“ ”和“ ”的读音,我们认为“埜”是声符,即“ ”字应该分析为从“黾”,“埜”声,“ ”字应该分析为从“黾”,“埜”省声。为什么我们不认为“林”是声符呢?关于这一点,我们要从上引四种龟名中的后两种“ ”和“ ”说起。

”从“舍”声,“ ”从“余”声。“舍”、“余”上古音近可通[23]。《说文》认为“余”从“舍”省声,其实根据古文字资料来看,“余”、“舍”本来就是一字分化[24],也可以说是“舍”从“余”声。所以“ ”和“ ”应该是一字异体。

我们认为“ ”、“ ”和“ ”、“ ”说的都是同一种龟,即这四个字都是一字异体关系。理由如下:

第一,从字音上讲,“ ”从“埜”声,“埜”即“野”字古文。“野”从“予”声,“予”、“余”都是余母鱼部字,两声相通的例子很多[25]。所以把“ ”、“ ”和“ ”、“ ”看作是一字异体在古音上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 ”、“ ”的修饰词不多,只有“小尨”和“ ”,而这两种修饰词也都用于“ ”和“ ”。

第三,使用“小尨 ”的贞人是“彭定”,使用“小尨 ”和“小尨 ”的贞人也是“彭定”。

第四,彭定用“小尨 ”和“小尨 ”是为坪夜君得了背膺之疾而贞问,他使用“小尨 ”也是为坪夜君得了背膺之疾而贞问。

第五,使用“小尨 ”时的施命者是“ 公子虩”,使用“小尨 ”时的施命者是“公子”。后者应该是就是“ 公子虩”的省称,就像包山简的“文坪夜君子良”在新蔡简中省称为“文君”,包山简的“殇东陵连嚣子发”又可以省称为“东陵连嚣”或“殇”,“亲父蔡公子家”又可以省称为“蔡公子家”,“亲王父司马子音”又可以省称为“司马子音”,等等。

根据上举这些情况,我们有理由推测“ ”、“ ”和“ ”、“ ”实际上是同一种龟名的异写。上引简文(12)—(23)记录的都是 公子虩命令贞人彭定用同一种占卜工具为坪夜君的背膺之疾而进行的贞问。“小尨 ”所在简文与“小尨 ”和“小尨 ”所在简文字迹明显不同,当是由不同的人进行书写的。不同的书写人有不同的用字习惯,所以同一种龟名会有不同写法。

”、“ ”和“ ”、“ ”可能就是《周礼》龟人所掌六龟中的“若”。《周礼·春官·龟人》:

    掌六龟之属,各有名物。天龟曰灵属,地龟曰绎属,东龟曰果属,西龟曰雷属,南龟曰猎属,北龟曰若属。各以其方之色与其体辨之。

 

郑玄注:

        属言非一也。……龟俯者灵,仰者绎,前弇果,后弇猎,左倪雷,右倪若,是其体也。

郑玄注中所言出自《尔雅·释鱼》,原文作:

        龟俯灵,仰者谢,前弇诸果,后弇诸猎,左倪不类,右倪不若。

《尔雅》“不若”,而郑玄引作“若”,孙诒让《周礼正义》引邵晋涵云:

        “不”为发语声,故郑注引之从省文。

可知“若”即“不若”,是一种龟的类属名。“ ”、“ ”和“ ”、“ ”皆可读为“若”。“若”是日母鱼部字,“埜”、“余”都是余母鱼部字,“舍”是书母鱼部字。韵部完全相同,声母都是舌音,古音很近。《左传》、《谷梁传》人名“叔孙婼”数见,《公羊传》皆作“叔孙舍”,又,中山王鼎铭及兆域图都假“若”为“赦免”之“赦”[26],而“赦”与“舍”通用的例子很多[27]。这些都是“舍”、“若”相通之证。这些都是“舍”、“若”相通之证。《墨子·耕柱》云:

昔者夏后开使蜚廉折金于山川,而陶铸之于昆吾,是使翁难雉乙卜于白若之龟,曰……

《周礼正义》引此云:“盖即此北龟也。”是上古卜龟有名“白若”者,上引简文(16)卜龟名“白 ”,读为“白若”,与《墨子》正合。

[1] 原注:朱珔《说文假借义证》484页,黄山书社,1997年。

[2] 何琳仪:《新蔡竹简选释》,《安徽大学学报》,2004年5月,第28卷第三期。

[3] 原文无注,今补: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中文系:《九店楚简》58页注释[],中华书局,20005月。

[4] 徐在国:《新蔡葛陵楚简札记》,简帛研究网,2003/12/7http://www.bamboosilk.org/)。

[5] 楚简中“黾”皆用作“龟”字,参看冯胜君:《战国楚文字“黾”字用作“龟”字补议》,载中国文字学会、河北大学汉字研究中心编《汉字研究》第一辑,学苑出版社,20056月。

[6] 马承源主编:《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12月,第29页。此句今本作“乃从维之”。《说文·糸部》:“ ,维纲中绳也,从糸,巂声。读若畫,或读若维。”“ ”、“ ”皆从“巂”声,“ ”可以读为“维”,“ ”亦可读为“维”。

[7] 李家浩:《释“弁”》,载《古文字研究》第一辑,中华书局,1979年。

[8] 李家浩:《贵将军虎节与辟大夫虎节——战国符节铭文研究之一》,《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19932期。

[9] 此说闻之于李家浩先生。

[10] 滕壬生:《楚系简帛文字编》,湖北教育出版社,19957月,第764页。张守中、张小沧、郝建文:《郭店楚简文字编》,文物出版社,20005月,第52页。

[11] 参看李天虹:《释楚简文字“ ”》,载《华学》第四辑,紫禁城出版社,20008月,第8588页。李家浩先生的看法见于张富海:《北大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郭店楚简研究”项目新动态》,《简帛研究》网络版,200010月。李学勤:《试解郭店简读“文”之字》,原载《孔子·儒学研究文丛(一)》,齐鲁书社,20016月;又载李学勤《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4月,第229230页。

[12] 滕壬生:《楚系简帛文字编》,第57页“英”字条,第420页“央”字条。

[13] 李零:《中国方术考》(修订本),东方出版社,20004月,第281页。晏昌贵:《天星观“卜筮祭祷”简释文辑校》,丁四新主編《楚地簡帛思想研究(二)》,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4,第271页

[14] 何琳仪:《新蔡竹简选释》,《安徽大学学报》20045月。

[15] 滕壬生:《楚系简帛文字编》,第600601页。

[16] 朱德熙:《长沙帛书考释》,载《朱德熙古文字论集》,中华书局,19952月,第205页。又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中文系:《望山楚简》,中华书局,19956月,第87页注释6

[17] 李零:《中国方术考》(修订本),第281页。

[18] “豕”字中古音属支韵上声,中古支韵在上古有两个来源,即支部和歌部。学者一般都把“豕”字古音归在支部,但根据古文字材料,“地”字多写作“ ”,从“豕”得声。“地”字古音在歌部,从谐声关系来看,“豕”字古音也应该归在歌部。此说闻之于张富海先生,我们认为是可信的。

[19] 高亨:《古字通假会典》,齐鲁书社,19897月,第563页“咥与噬”条。

[20] ”字原作 ,“戶”、“耳”形近相似,疑“ ”是“ ”字之誤。“ ”字字書所無,當讀為“肩”,“肩背”古醫中常見,如《黃帝內經·靈樞·經脈》“氣盛有餘則肩背痛”;《五邪》“邪在肺,則病皮膚痛,寒熱,上氣喘,汗出,欬動肩背”;《論疾診尺》“肘後獨熱者,肩背熱”;《素問·金匱真言論》“西風生於秋,病在肺,俞在肩背”,“秋氣者,病在肩背”;《藏氣法時論》“肺病者,喘咳逆氣,肩背痛”,等等,不具引。

[21] 于成龙:《楚礼新证——楚简中的纪时、卜筮与祭祷》,北京大学博士论文,20045月,第32页。

[22] 容庚:《金文编》,中华书局,19857月,第313314页。

[23] 高亨:《古字通假会典》,第834837页。

[24] 何琳仪:《战国古文字典》,中华书局,19989月,第534页。

[25] 高亨:《古字通假会典》,第834840页。

[26] 参看朱德熙、裘锡圭:《平山中山王墓铜器铭文的初步研究》,载《朱德熙古文字论集》,中华书局,1995年2月,第104页注释[10]。

[27] 高亨:《古字通假会典》,第834—840页“舍与赦”条。

关于我们 | 老师招聘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付款方式 | 返回顶部 | 

COPYRIGHT ©2001 - 2013 51LUNW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无忧论文网提供毕业论文指导 硕士论文指导服务